《侏罗纪世界2》上映在即,由于导演从科林·特莱沃若换成了以恐怖片见长的J.A.巴约纳,电影基调似乎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据导演巴约纳透露,续集开始还是我们习以为常的那种冒险大片,然后过渡到了更具“哥特元素”的“幽闭恐怖”风格。

续集故事发生在第一部三年之后,迅猛龙教练欧文(克里斯·帕拉特)和侏罗纪世界前运营经理克莱尔(布莱丝·达拉斯·霍华德)回到纳布拉尔岛上拯救即将再次灭绝的恐龙,随后回到了邪恶势力拍卖恐龙的现实世界。

这部续集延续了侏罗纪系列一贯的人类自作孽不可活不断运用科技制造新恐龙危机的传统。这次的反派恐龙又是一种新型混血恐龙,由上一部肆虐侏罗纪公园的狂暴龙和迅猛龙的基因组合而成的暴虐迅猛龙。根据导演的说法,被欧文从小养大的迅猛龙布鲁将是“故事的核心”。似乎这次迅猛龙布鲁又将成为力挽狂澜拯救人类的关键。

在去电影院观看这部续集之前,先让我们回顾一下《侏罗纪世界》的故事情节,回味其中的精彩场景,以便无障碍地享受《侏罗纪世界2》。下面是《侏罗纪世界》的十大精彩瞬间···

暴虐龙是《侏罗纪世界》中首次亮相的一种新型杂交恐龙,也是影片中的主要反派。它既继承霸王龙,迅猛龙等多种史前恐龙的遗传基因,还杂交一些现代动物,如墨鱼,树蛙等基因。

在暴虐龙逃出围栏之后,侏罗纪世界的老板马斯拉尼(伊尔凡·可汗)立即派出一支全副武装的资产控制小队,试图控制这只野兽。然而,他们很快发现这只新型杂交恐龙竟然可以隐形,整个小队不一会功夫就团灭了。

恐龙本来身躯巨大,很难伪装自己,隐形无疑为之增添了一个巨大的优势。后来遗传学家吴博士解释说,其原因是因为它的混血DNA中不仅包括常见的树蛙,还包括墨鱼——墨鱼在感受到威胁时会随意改变肤色。

侏罗纪系列一直有安排一些特别烦人的儿童角色的传统,这次克莱尔的外甥扎克和格雷也不怎么讨人喜欢,不过至少这哥弟俩贡献了《侏罗纪世界》最令人难忘的场景之一。

在逃过暴虐龙的追杀之后,扎克和格雷打开一扇门,发现来到老侏罗纪公园游客中心的遗址,《侏罗纪公园》结尾霸王龙咆哮登场,拯救人类的经典一幕不由萦绕脑海中。

他们还发现了那条曾经掉落在霸王龙身前的“当恐龙统治地球”的条幅,还有一副夜视镜、侏罗纪公园礼品店,还有一辆1992年的吉普牧马人。虽然两个孩子竟然能够让一辆几十年前的吉普车再次运转起来有点难以令人信服,但这仍然是《侏罗纪世界》中最令人振奋的亮点之一。

侏罗纪世界的富翁老板西蒙·马斯拉尼可算是影片中最尴尬的角色之一,在第三幕暴虐龙横行肆虐时,他跳上直升机去尝试带着机枪手疯狂射击阻止它。可惜正面迎来各种翼龙的攻击,直升机最终撞上了公园的鸟笼,爆炸成了一团火球,所有圈养的有翼恐龙铺天盖地群涌而出。

和马斯拉尼一样,扎拉(凯蒂·麦克格拉思)也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次要角色,但她的死亡也非常令人震惊。

扎拉是克莱尔的助手,她的任务就是负责照顾扎克和格雷,因为他们的姨妈克莱尔必须工作,但是两个小孩决定独自冒险,于是扎拉失去了他们的踪迹。尽管当他们搭乘陀螺球观光车遭遇暴虐龙险死还生回来时,她终于看到了他们,谁知她却被翼龙抓起,冲刺到湖中,最后被苍龙残酷地吞噬。这大概就是上班族工作表现不好的下场……

克莱尔在《侏罗纪世界》中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相当单调乏味、紧张焦虑的悍妇角色,当然她最终学会了镇定冷静。这个看起来似乎一直没有自卫能力的女人,在公园中的游客遭到各种恐龙袭击时,终于神勇了一次。

在持续不断的恐龙袭击场景中,她拿起欧文的枪杀死了一只蝙蝠龙,暂时挽救了遭受攻击的欧文和孩子们,乃至随后她英勇引出霸王龙,都相当令人难忘,但并不会就此使克莱尔成为一个可爱或者强大的女性角色。

结果欧文带来的几只迅猛龙见到暴虐龙之后很快就反戈了,杀死了附近的人类士兵逃窜而去。这虽然是一个很酷的情节转折,但是迅猛龙只花了几秒钟就背叛了养育它们多年的欧文,实在有点不合逻辑。尤其是相对于最后的史诗大决战中,欧文又说服迅猛龙战队再次对抗暴虐龙而言……

这部电影一直削弱霸王龙的存在,让观众几乎忘了它,以为暴虐龙是绝对的主角。直到最后克莱尔召唤霸王龙回归(使用闪光灯,明显是在致敬第一部电影)。

最后的大战中,霸王龙和迅猛龙组合起来对抗暴虐龙,结果霸王龙还是处于下风,迅猛龙扑上前抵挡,这时候神出鬼没的苍龙一跃而起,将暴虐龙抓进了水里。显然暴虐龙会死的很痛苦,可惜这精彩的一幕我们看不到。

然后,受伤的霸王龙和迅猛龙返回园区,而欧文,克莱尔和孩子们则回归文明世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