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保证西交利物浦大学2022年本科招生工作的顺利进行,维护考生合法权益,规范招生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中外合作办学条例》等法规,结合西交利物浦大学本科招生工作的实际情况,特制定本章程。

西交利物浦大学(XJTLU)是经教育部正式批准,由西安交通大学和英国利物浦大学(The University of Liverpool, UK)在苏州合作创立的一所新型国际大学。大学采用国际先进教育管理模式,以世界知名大学标准全球选聘师资,实行专业课程全英文教学,拥有先进的办学条件和教学环境,旨在培养具有国际化视野和竞争力的高级管理和专业技术人才、行业精英以及创业家。

颁发证书:全日制本科学历文凭1)西交利物浦大学学士学位证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监制);2)西交利物浦大学毕业证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监制);3)英国利物浦大学学士学位证书(由英国利物浦大学直接颁发,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认可);4)我校不组织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学位不与该考试挂钩。

报考条件:1)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2)拥护中国的领导,品德良好,遵纪守法;3)身体健康状况符合我校规定的体检要求。

西交利物浦大学2021年面向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统一招收本科学生,其中在本科分批次的省、直辖市、自治区均列入本科第一批次;在本科不分批次的省、直辖市、自治区列入本科批次;在广东省采用综合评价录取模式,列入“综合评价”批次;另外在江苏省还增设综合评价录取模式,列入“综合评价招生”专项。考生需直接向有关省级招生主管部门查询具体的招生程序、报名时间和办法,并遵循全国普通高校统一招生计划报考西交利物浦大学。

西交利物浦大学的招生工作实施“阳光工程”,在公开、公正、公平的基础上,严格按照德智体美劳全面考核、综合评价、择优录取的原则,选拔和录取适合我校的优秀学生。

西交利物浦大学招生委员会是招生工作的领导机构,主要负责制定学校招生计划、确定招生政策和规则、决定招生重大事项等。西交利物浦大学招生与就业发展办公室是学校组织和实施招生工作的常设机构,协调处理学校招生工作日常事务,向考生和家长介绍学校情况和招生政策。

根据教育部及江苏省教育厅有关文件规定,安排跨省(自治区、直辖市)招生。按照教育部规定,学校预留不超过本年度本科招生计划总数的1%用于调节各地统招上线生源的平衡。

西交利物浦大学2021年各地分专业招生计划以及相关说明将分别由各省、直辖市、自治区招生主管部门统一向社会公布。学校本年度招生计划以各省级招生主管部门公布的计划为准。

西交利物浦大学采用两种招生选拔方式,即高考选拔招生和高考基础上的综合评价录取招生。综合评价录取模式仅适用于江苏省和广东省,该模式的招生规则参见《西交利物浦大学2021年在江苏省综合评价招生简章》和《西交利物浦大学2021年在广东省综合评价招生简章》西交利物浦大学按照专业大类进行招生。考生在填报高考志愿时只要选择大类,而非大类内的专业。各省、直辖市、自治区招生主管部门编印的《2021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专业和计划》中的西交利物浦大学招生专业类名称,仅用于学生高考志愿填报。学校目前开设45个本科专业。

2021/22学年入学的新生在大一第二学期可以在大类内或跨大类进行专业选择。为了确保持续稳定的学术规范和教学质量,选择相关专业需满足下列一个或多个条件:

2) 成功通过所选专业的职业能力倾向测试或选拔性测评,该类测评可通过单独考试或通过培养方案内的学分课程的考核进行;3) 满足特定课程的学业成绩要求,不同专业可能会考察大一第一学期某一课程, 多门课程, 或所有课程的学业成绩。

在2021年实施新高考的省、直辖市、自治区的招生录取工作,按2021新高考录取政策执行。考生所填报的专业类志愿须满足该专业类选考科目要求。

根据2021年实施新高考的省、直辖市、自治区关于志愿填报与投档录取的政策要求,西交利物浦大学在北京市、上海市、天津市、海南省、江苏省、广东省、福建省、湖北省、湖南省按照“院校专业组”方式编制本科计划,设置若干“院校专业组”供考生填报。

西交利物浦大学在录取时,按照分数优先、遵循志愿的原则择优录取,投档比例控制在各地招生考试院规定的比例之内。对于超比例进档的同分考生,西交利物浦大学将依据高考成绩(不含政策性加分)、语数外三门总分、外语成绩进行择优录取。当考生投档成绩相同时,将依次考虑考生的高考成绩(不含政策性加分)、语数外三门课程总分、外语成绩做出专业录取决定。

学校严格执行教育部、卫生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联合颁发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等有关规定。学生入校后需进行体格检查,凡在体检中弄虚作假或有重大疾病隐情不报者,一经查实,按有关规定取消入学资格。

新生入学后,学校将按规定对考生进行入学资格复审,复审合格者方能取得正式学籍。

西交利物浦大学2021年高考录取通知书签发人为西交利物浦大学执行校长席酉民。

西交利物浦大学实施专业课全英文教学,大学不设英语单科高考成绩最低线,但希望考生具有良好的英语水平并对英语有浓厚的兴趣,以适应全英文教学环境。

学费:2021年本科新生学费为每学年人民币88,000元;超过专业培养计划的学分按学校学分制实施办法另行收取。

住宿费:大学提供四人间、双人间及单人间供新生选择。根据新生实际所选房型不同,住宿费用为2,200元/学年-6,000元/学年。

代收费:2,000元/学年(含教材费、打印费等,多退少补,退费办法:按照苏价费[2007]423号文件执行。)

所以她对我犯罪,用从前的话说是“该被我处死”,用后来的话就是逼我发生“结构性的革命”。水伶。我牺牲了仅剩存活的可能性,之后之外的,就是不堪的更不堪的更不堪的……被除数愈除愈小,但永远除不尽,除式已然成立。当一九八七年十月的某天,我骑捷安特在椰林大道上掠过一个身影,同时记起当天是那个身影的生日时,全部的悲哀和恐惧就都汇进我的存款簿了。我隐约知道,存款簿的数字跳号了,强力拒绝,只能如此,以为可以把存款簿送回。她刚好满二十岁,我过十八岁五个月。她和几个她的高中同学走过,只瞥到侧影,但关于她的沉睡意义,瞬时全醒活过来,我甚至能在车遗落她们很远后,还仿佛看得到她的雀跃表情,以及如针般地感受到她势必会惹人宠爱呵护而流出孩子般无瑕满足的心情。即使至今,我仍然要因她这种天生势必会惹人宠爱呵护的美质,而势必要旁观寂寞。她总是来不及接触较多一点的人,因为她原本周围的人已用手臂和眼睛紧裹住她,使她无须更多也不用选择,已经喘不过气来被钉在那里了。所以当我在她周围时,我势必会拼命裹紧她;不在周围时,也就怎么都挤不到她身边,扳不开别人,她更是没办法自动挤出来。这是基本定理。她天赋如此。隔了整年高三没看过她,小心闪躲,绝不能主动打招呼,又渴望在人群里被她认出。高一届的高中学姊,危险黑桃级的人物,洗过一次牌又抽中,更危险。6到中文系旁听“文学概论”的课,大教室挤满人,我迟到,搬一张椅子,高举过讲台,如绵羊般坐在讲台边缘第一排。女教授暂停讲课,让路给我,其他绵羊们也仰头观赏我的特技。接近下课,后面递来一张纸条:“下课后我可以跟你说话吗?水伶。”是她选中我的。我常这么想。即使换了不同的时空,她还会选中我。她瑟缩在人群间,饥荒的贫瘦使她怕被任何人发现,躲在羞怯畏生的眼珠后面沉睡,我一出现,她就走出来了,坚定地用手指一指:“我要这个”,露出小孩贪心的不好意思微笑。我被带走,无可拒绝地,像一盆被顾客买走的向日葵。已是个韵味成熟的美丽女人了呵,炉火纯青。她站定在我面前,拂动额前的波浪长发,我心中霎时像被刺上她新韵味的刺青,一片炙烧的辣痛。她女性美的魅力无限膨胀,击出重拳将我击到擂台下。从此不再平等,我在擂台下,眼看着另一个她眼里的我在擂台上被她加冕。怎么也爬不上去。“怎么会在这里?”她完全不讲话,没半点尴尬,我只好因紧张先开口。“转系过来补修的课吗?”她不敢抬头看我,脚底磨着走廊地板,不说话,仿佛讲话的责任与她无关。“你怎么知道我转系的呢?!”她突然失去沉默的控制叫了出来,眼里闪着惊异的神光,明显出色的大眼,圆睁着注视我,我终得以看进她眼里。“自然就会知道啊!”我不愿告诉她对她消息的注意。“你可终于说话了。”我松了口气说。她带点腼腆开心地笑,我也哈哈大笑。能逗她笑使我安慰,她如银质般的笑容,像夕阳轻洒的黄金海岸。她说我一走进教室,她就开始坐立难安,想和我说话,说什么她也不知道。我指指她鞋带,她弯蹲,小心地绑鞋带。可是见到我,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就不想说什么了,只是站在那里。她把紫色布背包甩向背后,蹲在地上反而开始说。突然想去抚摸她背上的长发,很柔顺。你当然什么都不知道,我一切都了解,心里在告诉她。代替伸手摘过来她的背包,隐约幸福接近的重量感,希望她一直蹲着绑鞋带。下课六点,校园已黑影幢幢,夜风飕飕,各牵着脚踏车并走,宽阔干净的大道上,和缓具节奏的一对脚步声,流利地踅过。不知是我跟着她走,还是她跟着我走。相隔一年,两人都怀着既亲切又陌生的暧昧气氛,节制地在沉默里对峙着。“怎么会跑来跟我说话的?”我藏起心里的知道太多,做按部就班的询问。“为什么不跟你说话?”她轻微负气地反问我。夜色一掩上脸,我不用看她的脸,听到她的第一句话,就知道这大学的一年,她受苦了,回答里我听出她独特的忧郁声质。我总是知道她太多。“我只是一个你见过三次面的学妹啊!”我几乎惊呼。“才不是。”她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像对自己说。“不怕我忘记你了,懒得跟你说话?”我看着她随风轻飘的长裙。“我知道你不会。”还是那么肯定,仿佛所有关于我的理解都如铁石。走到校门口,不约而同地停下步。她略微请求地问我,可否去看看我的住处,语态里是自然流露对亲人的关心,如柔韧的布,里面的软度使我心痛,如果水要流向我,我拿什么阻截?她天生就会对我如此,根本无须情节。我带她走向新生南路,回温州街。“这一年过得好不好?”我试着打开她忧郁的封缄。“不想说。”她紧紧闭上眼,难以察觉地无声轻叹,抬头看茫然。“是不想对我说吗?”我把她推到马路外边,交换位置,担心她被车撞。“不想对任何人说。”她摇头。“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心底不忍听到这类与她完全不搭称的话。“对。我变了。”她转而睁亮眼,骄傲而含凶气地说,更像宣告。“那变成怎么样呢?”觉得她的话孩子气,好笑着想逗她。“就是变了。跟高中的我不同。”凶气更重,话里是在对自己狠心。听着她斩钉截铁地敲着“变了”两个字,着实悲凉。新生南路上慷慨的路灯,铺张黄金的辉煌。沿着校区外的红砖道慢走,扶着长排铁栏杆的校墙,左手边是高阔的耀亮的街道,右手边是无际漆黑森森的校区,华丽的苍寂感,油然淋漓。没什么是不会“变了”的,你了解吗?心里说。“你算算看那栋大楼有几家的灯亮了。”我指着交叉口上一栋新大厦。“嗯,五个窗户亮着,才搬进五家欸。”她高兴地说。“以后看看变成几家。会永远记得几家吗?”我自己问,自己点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