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的绿叶演员都不容易,没有永远的风光,甚至很容易就被人遗忘,所以不少绿叶为了生计都不得不放下演戏的工作,另谋出路,毕竟兴趣不能当饭吃,要维持兴趣爱好首先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一如现年60岁的车保罗,身份依然被标识为艺人、绿叶,但是本职离拍戏这个工作渐行渐远,日前他登上了苑琼丹的《开工大吉77》接受访谈,在来之前他才“下班”,是结束了正职——街市监督的工作后才来的,始终还有家要养,这些年若只是靠拍戏,恐怕温饱都难以解决,而这就是车保罗的现状。

其实在2022年5月的时候,车保罗曾经凭借电影短片《老人与狗》入围了台北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这个奖项,因为这个契机令“消失”已久的车保罗一度又备受关注起来。但正如之前所说的,任何演员尤其是绿叶演员没有永远的风光,一时间内的热度持续不了多久,褪去之后又将会被人遗忘,事实上车保罗也并没有因为2022年首度被提名影帝而获得更多投资商或是片商的青睐,在他去台北出席了颁奖礼空手而归后,他又重回了现实的生活,深居简出,再度被人遗忘,直到近期上了苑琼丹的节目才算是公开露脸。

提及车保罗这个名字,未必人人都能记得,但是相信看到他本人,很多人都会恍然大悟。因为车保罗本来就有很高的辨识度,无论在从前还是在今天都能一眼认出。形容起来车保罗其貌不扬,脸型比较长,且又极度消瘦,加之身高达190cm,根本就是鹤立鸡群,这样的形象不算讨好,却容易为人记忆。而车保罗在过去活跃的时候频频在电视、电影中露脸,尽管都是配角、绿叶甚至龙套的角色,但也因为出镜率高,人物形象鲜明,更增强了观众对他的印象。

回头来说车保罗并不是科班出身,当年也是误打误撞受邀做临时演员而入行——拍了三部戏剧后,觉得好玩就成为了演员。当然车保罗的从艺之路其实也不平坦,外形以及身高的问题限制了他的发展,出演的角色大多都是一些奸角或是反派,事实上从1981年开始入行拍戏至今,他几乎在香港所有电视台都走了一圈,实在要说代表性的角色恐怕还是在TVB剧集《鹿鼎记》中的胖头陀。

从1981年入行至今,车保罗也有39年的入行经历,他经历过香港电视、电影最辉煌的产业,换句话说,别看车保罗似乎在娱乐圈内的地位不算太高,但是他曾经也风光过,这是他在苑琼丹节目中所透露的。在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香港影视产业蓬勃发展,车保罗搭上了这趟顺风车,他直言最风光的时候能够每天现身在不同的剧组拍戏,而当时给绿叶的酬劳也不低,所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也试过曾赚得盆满钵满,形容起来那时候忙到去银行存钱的时间都没有。可惜的是,当时的车保罗只享受一时的快乐,没有考虑未来,钱没有存下来,也没有用作投资,每天想着吃喝玩乐,甚至打赌,最终一无所有,如今要形容他是老来凄凉也不为过。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车保罗人生随着香港影视业的起伏而起伏,千禧年后香港影视业大不如从前,车保罗在2003年与TVB合约到期后没有续约,之后的拍摄工作断断续续,基本生计都维持不了。而这其中除了香港影视进入寒冬之外,也与车保罗的个人操守有关,他在访谈中透露,曾经为了接合约之外的工作,欺骗了公司,还被揭穿,因此离开了电视圈。之后一个人转投到电影圈中发展,因为请不起助理经常搞错拍戏的时间,而失信于人,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找他拍戏,而之所以落得今天的境地,他自己也要负不少的责任。

为了生计他只能另谋出路,所以如今拍戏变成了副业,这些年他做过地盘工人、保安、乃至搬运工,最困难的时候需要领低保,甚至连母亲葬礼的钱都出不起。而再回头来看这段人生,他是悔不当初,却也认命。而在人生最低潮的时候,所幸的是他还有第二任妻子对他的不离不弃,支撑他到了今天。

陈保罗经历过两段婚姻,与第一任妻子在19岁的时候结婚,婚后生了一个女儿,分手后女儿随她,可惜这个女儿在2003年因为车祸离世,留下了一个外孙女。而第二任妻子其实原本是他家的菲佣,1992年两人奉子成婚,在一起之后直到今天都没有离开,他形容两人就是患难夫妻,在他有钱的时候对方跟了他,后来他落魄了对方也没有离开,所以车保罗对妻子很愧疚,一直觉得欠现任妻子一个盛大的婚礼,这也是他如今日子再苦再难,都坚持熬下去的原因

今时不同往日,车保罗早就不再风光,甚至还显得有点落魄,但他已经接受这个现实。他没有全然退出娱乐圈,但是拍戏变成了副业,更多的时间都留给了正职——街市监督。在接受苑琼丹访谈前,车保罗才下班,当时还穿了一身的制服,对此他也不避讳,声称自己早就转行了,所以如今录节目,拍电影,一定要下午才有时间,毕竟这份工作能够养他全家,他不会轻易放弃。而见到久违的车保罗,虽然他还是那么高,那么瘦,不过觉得他比年轻的时候更显得慈眉善目了,这应该是他这些年给人最大的改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