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感觉就像回家:第二次效力RB莱比锡,他的朋友和美好记忆也随之回归。前锋蒂莫-维尔纳在切尔西的两年中成长显著,心智也更为成熟,这一次他时刻准备着与莱比锡一起追逐更宏大的梦想。

当然可以啦。我觉得重回莱比锡对我来说真的很特别,我认识的好些人这两年还在这里,所以真的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我回来已经几个星期了,这里真的很好,不管是小伙子们还是新的领导班子都很棒。总地来说,这两周非常不错。

我在队里还是有些朋友的,比如康拉德·莱默尔就仍然在这里,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很高兴能和他一起比赛。还有其他的一些人在过去的两年里跟我保持着联系,现在仍然在队伍里。再次见到他们、同他们一起工作真不错。此外,这座城市本身我也很想念,过去五六年里我在这里结识的好朋友们,能再见到他们真是开心。希望以后可以更经常相聚吧。

哦,这很难说,因为过去在这里的四年来我们有过许多特别的时刻啊。我们从第二区一路上来,第一年打进了欧冠。我们应该是——不知道怎么形容合适啦——春季冠军?如果这么说没问题的话。我们有过不少特别的时刻,比如欧冠半决赛对阵托特纳姆的时候,不幸的是我自己没能亲临这场比赛。四年来,远不止一个特别的时刻,而是太多太多了。这也是我回到这里的原因之一,因为这里的美好记忆永远萦绕在我心尖。这是我最主要的原因了。

你们在欧冠中打败曼城夺得冠军,这次在英国也切实地展现出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和一名运动员的成熟模样。你觉得这个“全新的蒂莫·维尔纳“是不是能比2020年时候的他做得更好呢?

当然了,我的成就越来越多,就像我的年龄越来越大。我在英超待了两年时间。在异国他乡生活、说不一样的语言、同不一样的人交往、体验不同的文化对我来说也是很特别的事情,对我的成长帮助很大。这些经验让我成长为一个成熟的男人,而不只是刚从莱比锡出去的二十三四的青涩小伙子。当然,事情有两面性。最关键的还是要学一门新的语言,现在我已经会说英语,虽然说得不怎么好,但是得体。总而言之,过去两年让我成长为了一名更好的球员、更成熟的人。

我觉得,刚回来就嚷嚷着“我要和莱比锡一起拿欧冠冠军“有点过了。不过我们有一支非常优秀的队伍,在每场比赛中都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当然,赛季之初我们状态并不是最好的。但我觉得我们依然有在联赛中取得好成绩的品质和能力。三场比赛过去,我们并没有输,但是现在我们得努力去赢了。并且,在杯赛中,去年来你先就赢了,所以即便是杯赛,我们也是强手之一。希望我们能延续去年的成就。至于联赛,当然就很难了。首先签运要好,这很重要。欧冠赢切尔西那次,运气也是在我们这边的。对阵好打一些的球队,然后打上几场不太难的比赛。人总需要点运气,打了几局之后,我们就算支很好的队伍了。我们能在高水平打得很好,我也觉得我们对于其他队伍来说是个强有力的威胁呢。

你可是莱比锡的破纪录射手!自然地,对回归之后的你会有别样的期待。你如何处理这些,又是如何感觉的呢?

能成为俱乐部数一数二的射手,当然是很特别的,尤其还是这么大的俱乐部。这不是什么压力,反倒是我很开心自己还是这个位置。我希望自己能进更多的球,延续这个纪录,但这不是压力,而是目标,是我非常爱做的事情,因为进球就是我的最爱之一,当然也是所有前锋的心头好。我想延续这个纪录,能打破它就更好了。

如今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离开了德甲联赛,王牌射手的垄断地位也随之而去了。那么你觉得自己能得到这一成绩的机会多大呢?这是不是也是你的目标之一?

您所谓的“机会“指的是什么呢?我觉得,每一位前锋都想进越多的球越好。随着莱万多夫斯基转会,赢得这项荣誉可能确实会容易一些,但是话说回来,咱们德甲还有许多优秀的前锋和优秀的队伍呢。我不在的这两年里,我感觉我们队伍进球数反而更多了。王牌射手越来越多,但依旧是难以企及的。我呢,作为前锋,我想尽可能多地进球。假使我终于达成这一目标,夺得这个奖杯,那的确会是我的杰出成就之一,不过这并非我的主要目标。我来到这里是为了抛开过去的两年。我觉得刚来就养眼”我必须要赢得这个“确实太过了,但是内心深处这个想法肯定是存在的——如果没有的话,怎么称得上一名好的前锋呢?

你一回来,德甲本赛季首粒进球也迅速来了。进完球你脑海里的第一反应是什么?这对你个人来说有多特别?

当然,是个绝佳的开始——来到这里,第一次比赛就进球。我为自己曾经的球队进的第一个球确实给我缓解了些许压力,因为在我刚来的时候,不管是媒体、外界还是队伍内部都把这看成我的一件大事,对于别人来说也一样意义重大,所以我的压力就很大,没办法很开心。但这粒进球是个缓解压力的好办法,让我不再如开始那般焦虑。

好多好多。德国的球场非常好,我认为有些称得上世界顶级。我还觉得德甲踢球比英超更注重技术层面,也更开放。技术是指,针对不同的队伍,我们有不同的技术方案。训练时的内容在比赛里总能有所体现和发挥。这点尽其所用是非常好的。此外,德甲赛场的氛围也和英超的不一样,有自己的特色。对我来说,德甲是个很好的联赛。

仅仅两周之后,下次顶尖赛事就要对阵多特蒙德了。你会给这次比赛加个什么标题呢?

很难说。希望我们能得更多的分数吧。这比赛将会很顶尖,对每个人而言都是特别的——德国的两支顶尖球队对战。我们希望在本赛季如此早的这次比赛里,展现出我们能与这样的队伍一战的实力,并且还能打败他们。

你首次在莱比锡的时候就认识克里斯托弗·恩昆库了。上赛季他一跃成为顶尖明星球员。在你看来他的改变是怎样的?

是的,如你所说,他如今是个更成熟球员了。在比赛中他更加灵活了,而我刚走的时候他还比较犹豫不决——就是两个念头打架,不知道该听谁的。如今他的改变很是让人惊叹,仅仅两年时间就有如此进步。我很高兴又能跟他一起比赛,有一个优秀球员并肩是很快乐的,在德甲比赛中这十分重要。对莱比锡来说也是如此:拥有如此优秀的球员。能跟他一起比赛真好。

对我很重要。我们足球运动员的地位很好,赚钱也多,因此回馈以同样热爱足球的人们一些并不难。我们与Common Goal的合作正是基于这个出发点:把足球带给孩子们,但不是在大街这样可能带来危险的地方。在足球或者教育方面帮助他们——不只是给他们希望——而要给他们切切实实能出人头地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这于我而言很重要,为什么我非常投入地和Common Goal合作的原因,我们用自己的钱来帮助孩子们和其他人。

暑期的时候,你和康拉德·莱默尔一起去道奇队打棒球了。什么让你对此这样兴奋呢?

这是我第一次。对我来说,棒球并不是最有趣的比赛,但身处此地、感受这浓厚的氛围,实在是——这氛围很好,因为美国人所营造的是,不同于在德国或者欧洲这边,90分钟比赛结束就各回各家。一场棒球比赛可以持续四五个小时,是非常非常盛大的。中途,人们可以暂时离开赛场,去吃个饭,然后再回来继续看比赛。这是非常炫酷的,亲临这奇妙的文化对他们的运动的影响。在电视上看的话,节奏会很慢——比如看他们投球——但当你亲自在球场,看着球员近在眼前,就会意识到其实是很迅速的。这些都非常震撼我。我很爱这里的模样,有机会在这看比赛真的特别开心。

回归的又一原因是,这里可以有世界杯的前瞻训练。你觉得自己代表德国国家队出战世界杯的机会怎样?

当然,这在我的决策中意义重大,毕竟去很想踢世界杯,而且我想让自己——不只是踢球而已——我想让自己越符合世界杯比赛的要求越好,因此我想为此而训练。踢世界杯的机会在整个职业生涯里也就两三次,而它却是球员能参与的最好的比赛。所以当然了,我决策的时候这一点很关键。我觉得我们的队伍很优秀,在世界杯里的队伍会很有竞争力。我们的队伍很强,对我们来说,当下最好还是让队伍在球场上更加坚韧,第一场比赛要好好打,好好感受这种压力。如果我们输了,或者没有竭尽全力,那么就可能将世界杯直接葬送。所以我觉得这种压力可以促使我们百分百付出,在整场比赛中都竭尽所能。只要我们在赛场上发挥我们全部实力,那么我们的机会就很大。

当然,在英国的两年让我的体能有了巨大提升,我因此成为更好的运动员。如今,我能够再次审视自己的技术能力,努力提升它们。关于英国,我有点怀念的是触及球网的背面——这是我的老本领,精巧地过人、突出重围是我在莱比锡要关注的方面。在这戏方面找回我曾经的理论也是一方面。

当然希望是我们了。我们参加世界杯不是为了泯然众队伍的,我们想看我们究竟能走多远。我们想赢,笑到最后。至于其他队伍,西班牙是很强劲的对手,无论年纪大还是年轻球员都是。哥斯达黎加很有威慑力,因为尽管人们都觉得这场比赛会很容易,可他们比赛的方式十分有攻击性,在球上很多功夫。深入这样一场比赛是危机四伏的。至于日本,日本有非常好的球员,在德甲我们也见过很多,他们水平都很好。我觉得西班牙是我们小组最强的一个,然后就算日本。对我们来说会很艰辛。

你自己在队伍里和更衣室扮演怎样的角色呢,更“逗乐小丑“还是更”打气狂人“?你自己怎么觉得呢?

当然啦,玩笑逗乐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我不可能放弃的。我们有好些爱开玩笑的也成了队伍的领袖呢。我们很年轻,可也不似我刚走的时候那般年轻了。成为队伍领袖也是很重要的一步,他们在我两年前离开的时候还不是领袖呢。如今我的角色是这样的:我也是更加年长的一员,我赢过欧冠,能给队伍带来很多经验。我想成为球场内外的领袖之一,就像当初赏识我的人所期望我能成为的那样:成为一名合格的领袖,鼓舞队伍朝着取得胜利、赢得冠军的方向大步前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