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伦-伯吉斯是澳大利亚的一名体能训练师和专家,在2010年被任命于利物浦,正值俱乐部各个层面前所未有的动荡时期,其任命于他们的运动医学和科学主管彼得-布鲁克纳的副手。

罗伊-霍奇森的主教练生涯陷入了困境,而在芬威体育集团接手球队的两周前,前锋费尔南多-托雷斯因为新员工对他的身体状况感到担忧而缺席了一场欧联杯比赛。

随着托雷斯的伤情不断发酵,霍奇森公开解释了他缺席的原因。这导致他失去了对球队球员选拔的控制。霍奇森在安菲尔德只待了几个月,但是布鲁克纳和伯吉斯在离开之前坚持到了2012年。

自从代表阿森纳之后,伯吉斯现在回到祖国家乡做一名“高绩效教练”。他还为国际足球职业联盟(FIFPro)做顾问工作,该联盟设计了一个监测球员工作量的平台。

去年,伯吉斯撰写了一份报告,概述了多场比赛的影响,包括睡眠中断、训练一致性、随旅行疲劳而增加受伤的风险和心理健康问题。

鉴于这些调查结果,安德鲁-罗伯逊成为最新一名因伤缺阵的利物浦球员也就不足为奇了。在上周欧冠客场溃败那不勒斯的比赛中,罗伯逊膝盖受伤。

自2018年以来,罗伯逊的出场时间是利物浦球员中最多的,共出场17213分钟。

通过 FIFPro 的工具——从2018-19赛季到2021-22赛季采集的信息–这位苏格兰左后卫的数据非常突出,尤其是因为他的有限休息和恢复时间。

在270名男子足球运动员中,罗伯逊平均每场比赛间歇时间为122.7小时,在评估“关键区域”比赛次数的抽样调查中排名倒数第八。“关键区域”指的是一名运动员在连续比赛中没有至少5天(或120小时)间隔休息的次数。

研究发现,罗伯逊在过去4年的比赛中,有65.1% 的比赛处于“关键区域”,19.5% 的比赛在不到3天的休息的情况下参与。

-萨拉赫和门将阿里森在这个数据领域以微弱优势落后于罗伯逊,这个数据也记录了球员的行进距离。在此期间,埃及队长萨拉赫为俱乐部和国家队飞行了相当于环游世界5.6次的航班。巴西国脚艾利森已经做到了7.5次。

特伦特 · 亚历山大-阿诺德没有被纳入研究范围,但是考虑到右后卫也有类似的功能,而且近年来在场上的总出场时间上也不比罗伯逊差多少,你可能会对他的休息和恢复程度得出类似的结论。

在2010-11赛季前半段,托雷斯在安菲尔德的最后几个月里,他的思想和身体似乎经常被一个外来物种所控制。他当时只有26岁,但从他十几岁起就在马德里竞技和利物浦年少当家统领起前锋线,这让他付出了代价。

在那不勒斯1-4的失利,以及新赛季迄今为止的其他比赛中,一些利物浦球员的表现让人联想起了十年前西班牙人的表现。利物浦在覆盖距离和冲刺方面已经全方面落后于对手,尤尔根 · 克洛普非常重视这些数据,因为他知道这些数据能够引领利物浦走向何方。

他在2013年说:“我喜欢在赛后看到我们比对手跑得更多的消息, 而不是以80%的控球率获胜。” 当时他的多特蒙德队在酋长球场获胜后,球员总共跑了117公里,相比阿森纳只跑了106公里。

经过类似的努力,他的美因茨和多特蒙德球队在第七年就出现了著名的崩溃。在利物浦,他正朝着同样的里程碑接近(结局未知),但他总是设法确保每个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在某些重要的方面发挥作用。

在他执教的七个完整的赛季中,包括2015-16赛季,他在10月接替了布兰登-罗杰斯 ,利物浦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现在舆论正对他的一些球员是否在同一时间(7年之痒?)达到了职业倦怠展开激辩。

尽管在某些个别情况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理论可能会被证明是正确的,但球队为当前这场比赛所做的准备也被认为是有相关意义的——就像2020年和2021年的夏天一样,尽管原因各不相同。

2020年,新冠肆虐造成的封禁限制对克洛普的夏天造成了严重破坏,但一年后,他能够在奥地利和法国的山麓地带演练团队将近一个月。对于季前赛,克洛普有一个非常基本的理论: 如果球员在这几周内达到了他的预期,接下来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就会变得容易得多。

这意味着在灼热的天气里绕着田径场跑一圈又一圈。在完成这个过程中,运动员将达到每周70公里,包括友谊赛。当正式竞技比赛开始时,每周两场比赛的预计里程降到了55公里左右,这比他们原来的规定里程要少,但是根据利物浦数据科学家的估计,比其他英超俱乐部的要多。

在利物浦,对于这些训练营所附带的生理和心理上的好处有着内部的争论。然而正如2020-21赛季所证明的,这个赛季似乎也证明了,当准备工作没有得到很好的安排,或者由于涉及俱乐部相当大的商业义务的长途旅行而使赛道或场地时间受限时,利物浦的表现就会受到影响。

到八月底,赛季进行到第五5场比赛时,克洛普已经面临了10名资深球员的伤病问题。那些最了解他管理球队的方式的人倾向于同意,只要两三个球员同时出局,他就会遇到严重的问题。

假设一个替补球员仅仅通过训练就完成了28-30公里的比赛,那么当他们突然被要求每周完成40公里或者55公里以上的比赛时,会发生什么呢? 这取决于他被要求参加的比赛次数?新的期望涉及体能消耗的大幅增长,增幅高达25% 。

理解克洛普和利物浦如何管理他在安菲尔德近七年的体能部门,值得进一步研究。

克洛普几乎赢得了他在利物浦期间竞争的所有奖杯,他正在成为英超任职时间最长的教练。

在这段时间里,俱乐部成功的主要基础之一就是克洛普和他的球员之间的联系。只有乔丹-亨德森、米尔纳、菲尔米诺和戈麦斯仍然留在他从罗杰斯那里继承接手的球队中,但是在过去的五年里,球队已经相对稳定下来了(不容易被撬墙脚)。

在其他俱乐部,球员或者他们的代表对主教练的抱怨司空见惯,但即使在利物浦最艰难的时期(比如2021年初的两个月里,卫冕冠军在防守伤病危机中连续6场主场失利) ,人们仍然对克洛普忠心耿耿。他是世界足坛少数几个能获得这种信任的教练之一。

克洛普的诀窍是让球员觉得他是他们的朋友,但不是他们最好的朋友。球员们尊重他,但也敬畏他。他们不想让他失望。他们知道他们的首要任务也是他的优先事项。

在克洛普的带领下的利物浦,球员们总是被排在第一位。这种文化有助于产生出色的结果,只要俱乐部尚存在,令人难以置信的赛季和美好时刻就永被记住,但追求荣誉涉及大量的附带损害。

克洛普与他挑选的一批助手和教练密切合作,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外围的支持ーー由体育总监的任命。以前,这个责任由迈克尔-爱德华兹承担,现在则由他的继任者朱利安-沃德承担。

今年4月,克洛普与利物浦签署了一份新合同,承诺在2026年之前一直效力于利物浦。延长逗留时间的关键在于他核心内部圈子的忠诚。他会点彼得 · 克劳维茨和佩普 · 林德斯的名,暗示他只有在知道他们会被续约的时候才会同意留下。

克洛普并没有哗众取宠,他暗示说,如果这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想要向前看,他就会认真考虑自己的未来。这是因为他知道克劳维茨可以帮助他平衡一些敏锐的直觉,而林德斯带来的能量是他无法在每一次训练中都表现出来的。尽管克洛普在与芬威体育集团谈判时没有为自己寻求加薪,但他确保自己最亲密的副手都能得到加薪。

如果你被置于克洛普的绝对信任圈子之外,情况会略有不同。正如许多大俱乐部和他们的教练一样,那些在内部的人能看到他最好和最坏的情绪,而那些在外部的人往往得到较少的坏情绪,但也较少的好情绪。

大多数时候,专业的职业距离是存在的。对于许多在利物浦担任这个职位的人来说,就业更像是一份工作。他们的工资报酬较低,而且往往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更加脆弱。

在各个层面上,员工们都认为球员是俱乐部最有价值的资产。只要他们快乐,克洛普通常也会快乐。当爱德华兹负责时,体育总监也是如此看法。

在2018年至2020年间,菲利普-雅各布森作为业绩主管,在这些核心人物和球员之间运作。今年6月,他在 Inform Performance 播客上讲述了自己在精英足球队工作的一般经历。

雅各森布说: “在某种程度上,你也面临着同样的压力。”雅各布森也曾在朴茨茅斯和希腊的帕纳辛奈科斯俱乐部工作。“团队的表现直接影响到幕后工作人员。你感到压力是因为他们(球员)在催促你。他们(受伤时)想早点回来,这是完全正常的。在这种高压环境下,你必须努力集中精力做出正确的决定。”

他继续说道: “和教练组一起工作也是一样的道理。求同存异的。我们都想赢。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想到了下一场比赛,他们希望有尽可能多的球员调遣。所以你也要面对压力。

“和教练组成员谈论一个还没有准备好的球员从来都是一件严肃的课题。他能打30分钟吗?’。现实是你不能说, ‘是的,他可以’。他可能两分钟后就旧病复发而退出,也可能永远坚毅铁血撑到最后一分钟。扮演这个角色是非常、非常困难的,这是医疗和整体表现方面的最大挑战。”

在利物浦的一段时间里,球员们和理疗师们共同做出决定,但是当有人建议克洛普需要更多地参与时,这种情况发生了改变。尽管诊断和预后的责任仍然由俱乐部的医务人员承担,但是讨论变成了三角关系。

克洛普可以对他的球员非常强硬,他是一个有效的谈判者,但最终,如果他感觉到一个球员真的想采取某种方式从长期伤病中恢复过来,他会信任他们。尤其是如果医疗团队对如何处理这种情况意见不一致的话。

如果有些员工苦恼于如何在球员、教练或任何体育总监面前表达自己的观点,那也不足为奇。

克洛普对伤病的反应与他的前任不同。罗杰斯倾向于积极的一面,强调任何形式都是一体两面、祸福相随的(就是像罗伯逊受伤,所以奇米卡斯才有上场的机会),而克洛普可能是情绪化的。

考虑到他的角色所带来的压力,以及伤病对他的计划所造成的破坏,这种反应是可以理解的(凯塔、张伯伦)。但是,这意味着有责任告诉他这些进展的人必须感到他们被置于一个艰难的位置: 如果是一个严重的伤病,你过度承诺,他不太可能忘记它。如果它是一个坏的消息,你如实说出来,正如在训练即将开始,它可能会引起一些反应。

克洛普能够对球员很敏感,但是大部分的员工看不到这一点。任何形式的冲突后来都会遭遇无所谓的态度冷对。在接下来的接触点,他可以大笑,拍打某人的背部,并继续他的一天。

5月16日,德国理疗师克里斯-罗贝克出人意料地在欧冠决赛前暂时回到了俱乐部。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担忧一些球员的健康状况。萨拉赫位居榜首,他显然非常喜欢罗贝克。罗贝克于2020年离开,回到美因茨工作。

两天前,埃及前锋在足总杯决赛战胜切尔西时受伤。与皇家马德里在巴黎的会师还有两个星期就要开始了。

不到48小时,罗贝克就到了墨西塞德,帮助他康复。俱乐部的官员们知道萨拉赫想要一份新的合同。罗贝克的回归表明利物浦愿意在他的情况下给予特别的照顾。

现任物理治疗主管李-诺贝斯是在经过一系列广泛的招聘过程后被任命担任这一职务的,招聘过程中还涉及到其他一些重要的候选人。虽然诺贝斯有着应对紧密赛程表内涵括欧洲冠军联赛赛事的工作经验,但曾经效力于曼城的他也明白,在一家开始改变训练场地(搬迁新基地)的俱乐部里工作是什么感觉。

利物浦从梅尔伍德搬迁到科克比还需要几年的时间,诺贝斯也得到了业内多个渠道人士的推荐,尤其是米尔纳,他和诺贝斯在曼城共事了5年。

从那时起,米尔纳就成为了球队中一名极具影响力的成员。他与罗伯逊和亨德森的其他英国资深球员关系密切。雅各布森当时在俱乐部担任决策职位,他明白这种动态的重要性,因此批准了对诺贝斯的聘用。诺贝斯是一个据说与米尔纳相似的人物: 一个有着直接沟通方式的阿尔法男性。

克洛普喜欢米尔纳是因为他有着崇高的职业素养和投入。即使他没有参于到比赛日的阵容中,他也和队友们一起前往客场比赛,并且在更衣室里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米尔纳会对同伴在训练场上禁止使用手机的部分进行指责。领导班子的其他人会选择挣一只眼开,但米尔纳绝不会妥协。

当受伤缺阵时,这位前英格兰国脚会问工作人员很多问题。虽然有些人承认他们有责任满足他的期望和标准,但其他人发现他很难取悦。然而,那些与他共事过的人倾向于同意,他对训练的绝对投入有助于定义克洛普想要的文化。

米尔纳“付诸所有”的态度帮助球队创造了一个极具竞争力的环境。然而,这种文化也产生了后果,因为围绕着训练或休息的好处的信息相互矛盾。

雅各布森在 Inform Performance 播客中谈到了足球界面临的这些压力: “可能有一个球员会说,‘嘿,我感觉很好,我可以回到球场上了… …’。但是你知道细胞组织还没有准备好,他还没有痊愈。他还没有做足够的工作返回场上。然后,你需要成为其传声筒。这相当具有挑战性。”

雅各布森终将离开利物浦,尾随在一连串的员工离职中,就在克洛普带领球队于2020年夏天获得俱乐部30个赛季以来的首个联赛冠军后的几个月。

两年前,他被爱德华兹任命,此前在卡塔尔的一家诊所工作了十年之久,包括为该国国家足球队工作。其实他们的合作关系可以追溯到2005年,当时他们还是朴茨茅斯的同事。

雅各布森的责任使医疗相关部门彼此协调一致。尽管克洛普激发了球场上巨大的进步,但在物理治疗师和运动科学家之间还存在着一些长期存在的问题。

克洛普在俱乐部期间,由于文化冲突,这个领域一致存在隔阂。他从来没有接受过英国式的幕后模式,但也没有将他更熟悉的德国体制的完整版强加于人。

在德甲,任何理疗师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医疗工作室里完成的,他们很少踏上训练场,因为那里有体能教练的角色发挥其作用。而在英格兰,责任通常更广泛,一旦球员回到草地上,理疗师就会跟踪他的进展,而不是把职责交给体能教练或运动科学家。

克洛普在2016年第一次季前赛期间任命同胞安德烈亚斯-科恩迈尔担任体能训练主管的决定,加剧了部门间的紧张关系。由于讲英语和讲西班牙语的理疗师之间存在分歧,由于彼此有着不同的做事方式,进而导致部门间的紧张关系变得更加复杂。

雷兰-摩根斯,前任体能教练,和他的前老东家罗杰斯一样,一直遵守规章制度。摩根斯在克洛普2015-16赛季的处子赛季后期离开了俱乐部,当个赛季由于球员努力适应新的和极端的体能测试而导致大量腿筋受伤。

当科恩梅尔从拜仁慕尼黑抵达时,他因为其外表而意外成为头条新闻。他戴着一副与众不同的厚框眼镜,金色的头发向后梳着,看起来很像迷你版的克洛普。

2018年夏天,沙奇里从斯托克城转会签约时,他惊讶地发现科恩迈尔在他的新俱乐部担任如此重要的职位。科恩迈尔并不是德甲豪门的高层人物,但是当沙奇里来到安菲尔德的时候,他已经是权倾朝野的职员之一了,并获得了克洛普的绝对信任。

在他加入利物浦之初,克洛普希望他的球员能够长距离奔跑,科恩梅尔准备将他们推向极限。这导致了与俱乐部内部更受流程驱动的部门之间的摩擦。随着科恩梅尔坐上权力宝座,运动科学家和理疗师之间的思维差距越来越扩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